顺流而下

NUKE帮助Encore HollywoodThe River的画面风格推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NUKE——好帮手

Encore Hollywood最近两年一直在使用NUKE。整个工作室采用了高端的合成软件来完成90%的二维工作,包括:美化,监视器替换和场景眼神。

目前他们同样使用NUKE来完成约50%CG合成工作,并且他们正在最大化地拓展NUKE的工作流程,这样他们就能够在NUKE中完成更多的CG工作。

NUKE的团队由十个核心的艺术家组成,洛杉矶团队最多能有1620个人。在温哥华和纽约的工作室同样有额外的NUKE技术人员。

当被问及为何NUKE能在工作室中起着这么重要的角色的时候,Stephan十分清楚他自己的感觉。他说:“NUKE的思维方式与我的一样。我是一个非常依赖制作流程的人。我很喜欢深入一个问题然后发现一个能够被记录和重复的解决方案。NUKEPythonTCL性质以及能把一个任务拆分成无数细分功能对我来说很棒。它让我能够创建系统,小设备和脚本以及开发出能够迅速分享给我团队的解决方法。

举例而言Stephan使用NUKE编写了一套专门针对去除老化以及消除青春痘的美容工具。“这些工具对于初级艺术家而言学起来很快很容易,”他说,“保守估计,我们每个艺术家每天能够完成10-15个镜头的美化工作。”

Encore喜欢使用NUKE的另一个原因是NUKE是一个不断壮大的人才库。他说:“NUKE在合成方面的优势越来越大。这是在行业中寻找问题解决者和创新者的地方。由于电视行业对于特效的需求变得越来越具特色化,我们必须用这些工具来吸引更多的人才。使用NUKE无疑能够使我们做到这一点。“

NUKE能让你完成哪些你之前不能完成的工作呢?他回答说:与我们之前的After Effects制作部门相比,NUKE3D系统功能对我们来说就像天赐之物一样。“

此前Encore的大趋势是尽可能的减少3D部门的工作量。他说:“他们的工作十分伟大,但是对于3D来说时间永远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尤其在影视作品中时间限制十分高。 所以,大多情况下,我让他们花更多的时间在英雄CG的制作上而不用专注于那些能够在NUKE的三维空间就能完成的部分上。因此,我们开始在关键镜头中通过点层重新打以及使用NUKE中大量的投影技术。我同样也要处理一些深层次的合成工作流程。我十分喜欢这个想法,但在NUKE成为我们工作流程中的一部分之前我一直在等待一些其他的技术能够赶上NUKE。不过,我确实看到了影视作品深层次制作的宏大未来。”

Python API的灵活性使我们能够大大加快和规范我们的拍摄创作和审查流程。我们能够在片场很快地渲染镜头。”


重写规则

The River中,Encore在高峰时要处理多达120个视觉特效镜头。工作时间也十分的紧张,每集之间的周转时间一般大概在一周和两周之间。

Stephan推出的The River真的打破了所有的规则。“我基本上需要重写电视作品的规则”他说。我们必须要有足够的创意和创造力才能够达到我们最终成片要求的质量水平。”

除了试播和第六集之外,其中Encore承担了约80%的特效工作其他的工作室分担了其余的20%Encore独立完成了节目中其余的每一个特效镜头。Enore做了很多的角色创建工作,以及场景扩展(将一条小河变换为亚马逊河),水流以及火焰的特效,还有树木的增减工作等。

他们还做了很多典型的监视器替换的工作(整个连续剧中所有影音室的显示屏都是蓝屏的)、装置的移除和修复工作。


全新的工作方法

鉴于紧张的拍摄日程,加上这个连续剧要求的摄影质量(最多同时有15个镜头滚动拍摄),以及The River的风格方式,Stephan很快意识到了传统的视觉特效制作方法并不适合。

他说:“特效拍摄中的基本原则就是——保证拍摄素材的干净和高质量,之后再在后期进行压缩。“这样,你的创意就能够得到最大的发挥空间。对于The River ,我们得用不同的方式去看待。我们需要跟踪和抠像5D/7D ,SI-2K ,Canon VIxia以及EX3,所以我们真的需要流程化工作。持续性地保持生产以及想要强迫他们进入视觉特效的框框架架都会抑制布景的自由性,而且成本也很大。”

他采用通过预想所有事情的方法,通过使用MAYA 、NUKE 、Cinema 4DFrameforge来创造出英雄的视觉特效场景的解决方案。然后,在实际拍摄之前,他与导演以及编剧讨论使用这些工具规避过程中会出现的重大问题。

“这是一个挑战,但同样也很有趣,”他说。“最终的交流中,清晰度、诚实以及与制作团队协同前进是成功的几个关键。”


NUKE的标志

Stephan认为NUKE真的帮助了他们的项目达到了更高的水准。“在The River的制作过程中我们用NUKE真的做了一些十分酷的事情。”

其中,他援引了一个很好的例子,这是第六集中的一个镜头。其中,Emmett Cole—The River中搜寻队寻找的那个角色—巧遇森林中一些带有标记的树木。在这个场景中,Cole后退一步意识到了那些树上有标记,那些标记从某个特定的角度看过去交汇成了一个天使的形状。

Stephan说:“为了完成这镜头我们必须要创建那些树以及树上的标记。这个很大场景的镜头我们在现场只有一些临时的参考记号。这个工作量非常大。”

原来他们打算全用3D来完成这个镜头,但是之后他们试图将投影和树木的制作分为2D3D,这样就能够有更多的灵活性。 Stephan继续说:“最终我们一个主要的NUKE艺术家通过将树投影在圆柱上然后我们再手绘所有的枝干上去。整个拍摄得以在NUKE 3D空间中成功地实现。”

另外一个在NUKE中创建的主要镜头是在第五集的时候,一艘幽灵船袭击了The Magus号(搜查队旅行所用的船)。在这个已经完成的镜头中, 我们看到了那些幽灵船上的人伪装成了普通人。但是在被摄影机捕捉到的时候,那些人散发着一股奇怪的能量,以至于相机失常,这种能量也以静态的方式表现他们真实的恶魔般的面孔。

Stephan解释道:“我从来都不喜欢那些质量不高的电视后期特效。他们总让我觉得是录制的,就像在镜头上面有层隔阂一样。我想要创作出看起来更真实更有说服力的视觉特效。”

由于电视节目的性质以及他们所处的大环境,对于他们正在使用的方法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创新时机。

Stephan继续说:“当我在拍摄现场的时候 ,我注意到当数字影像技术人员移动电缆时,视频显示器上出现了一些很酷的故障画面。”我很快就拿来了我的5D和一个三脚架,问他能否继续刚刚的操作。我架起设备并拍摄了大概10分钟很酷的数字失真录像。

通过使用NUKE,Encore的团队从这些序列中抠取了一些关键的帧画面,然后使用NUKE中一些随机化的脚本和数字失真的操作,就这样创造出了一个专门用做相机失真画面的设备。“这个小发明让我们能够从感觉上从数字到模拟,加入一些黑帧,改变韵律和节奏(很多关于时间控制的问题!)以及调整这些图片的自我扭曲方式。我真的很骄傲我们用NUKE完成了这样的操作。在第五集中的另一个场景验证了NUKE的实力,其中有个主要角色在幽灵船上被活活烧死。“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镜头,梦工厂甚至于斯皮尔伯格都十分想要参与这个镜头的创作,”Stephan说。“该男子烧毁的具体方式我们反复构思过,也是花费时间最长的,我们一直感觉这个镜头似乎太过于平淡了。没有处理好火还有角色之间的互动关系。”

因为我们必须要移动匹配这个角色而且还要在他的皮肤上增加碳化的效果,我们能够采用同样的匹配移动的元素然后渲染出它的点和法线的数据。使用NUKE中隐藏的超级实验二次照明节点能够让我们的艺术家在一些重要的位置上放置基本灯光来联系CG的火焰效果和匹配火焰的闪烁。二次照明进行得非常顺利,改变镜头从平淡的正面照明变成了高反差的灯光照明。所有的都在NUKE中使用2D完成。


凝视未来

Encore正在不断地寻找如何能在保证质量的同时发展业务。他们发现建立6-10人由精心挑选的优秀人才组成的队伍是拓展和接触新领域的最佳途径。Stephan说:“团队之间并没有优劣之分,让人感到兴奋的是,当有大项目到来时我们能够联合力量组成一个大型的NUKE工作室。

他们继续保持了NUKE的流程集成,在未来的一年里Encore还有一连串的好的概念和想法要付诸实施。

关于他们使用NUKE能够突破的界限和达到的高度Stephan也有一些隐秘的说法。“我们已经想到了一些办法将NUKE融合到其他地方,而不仅仅是传统的视觉特效领域。这真是令人兴奋,但也是最高机密!”

我们迫不及待地期望能够找出更多...

Stephan还在自己的作品中使用MARI,但是一直没有在Encore中找到合适的领域来应用MARI。“我真的想将MARI整合到工作流程中,因为我相信它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但我首先需要找到合适的人才。”他总结道。